首页 > 大全资讯 正文
吕安 张合小说全文阅读,《全民觉醒:练体怎么了?》最新章节

时间:2022-05-19 21:31:09作者:小白

小说:全民觉醒:练体怎么了?

小说:都市

作者:抢不到的红包

角色:吕安 张合

简介:“喂,是医院吗?幸福村落这里有人被花盆砸中了,快点派人来!”公交车站下面提着公文包的男人焦急的打着电话。一道闪电照亮了夜空,楼下的那个倒霉蛋摇晃着站了起来。“你在听嘛?麻烦再说一遍!”“呃呃,不用了,他自己站起来走了。”

《全民觉醒:练体怎么了?》免费阅读

六月的天,总是显得炙热而漫长。

至中天的太阳,依旧无限的散发着自己的热情,好似把一夜积累的水汽全部扫空。

大地上蒸腾着热气,导致一眼望去有些奇妙和恍惚,漫天飞舞调皮的白絮跟那蝉鸣一样令人生厌。

空调外机轰隆隆的作响,一刻不停地运转,只为让在房间里的人寻得几许清凉。

房间里,面色有些苍白的年轻小伙和同病房的中年人正面色凝重的相互对望,中年人眼底一闪而过的喜意,

被吕安察觉,刚想捏起牌的手指,在中年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,瞬间抽起另一张牌。

拿过牌也不看,直接连同自己的底牌一起撂入牌堆。

“不玩了,每次都是你赢,跟出老千一样。”老刘突然想到了什么,狐疑的看着嬉笑的年轻人。“你不会是在用异能玩牌吧?这样我可不认哈。”

吕安脸上笑容一滞,羞愤的指责道:“你这样说是在侮辱我的人格,谁会干那些没品的事!”

“这可不一定,现在不讲武德的年轻人那么多,说不了哪天被我碰上一个,也不是多稀奇的事。”老刘呵呵冷笑道。

“你就明说,你是不是想赖账?”吕安反应过来,盯着老刘,看见其脸上那闪过的心虚之色。“好啊,原来不讲武德的是你!想黑我的冰棍!”

“等下下楼给你买,嗯,今天医生不是说你不能吃凉的吗?”老刘一脸可惜的说道。

“额,好像是啊。”吕安摆摆手。“他说他的,我吃我的,两不耽误。自己凭本事赢来的冰棍跪着也要吃完。”

“我怎么感觉……你跟这里的医生好像特别熟悉的样子?”老刘不动声色的扯开话题,故作好奇的问道。

吕安果然上当,头微微低垂下来,郁闷的说道:“这是一个漫长而悲伤的故事,你相不相信世界上有气运这一说?”

“异能都出来了,我还有什么不信的呢!”老刘脱口而出,说完之后茫然的看着吕安,等着下文。

“有一天,我丢了五块钱,而我这个人的原则就是丢什么都不能丢钱。”

“呃,看出来了!”老刘眉头一挑,默默点头道。

“……,我怀疑你在内涵我,虽然说的是事实……,可是这样说会打击一个男孩的尊严的。”吕安颇有些义愤填膺道。

“别人这样说,我信,你吗?”老刘下上打量了一番吕安。“就算了。”

吕安轻哼一声,狠狠的瞪了一眼老刘,继续说道:“于是我又在同样的地方放了五块钱,想看看它到底去了哪?”说完停顿,偷摸的朝手机上瞄了一眼。

“搞快点!”老刘催促道。“后来呢?你的钱找到了吗?”

吕安无语的看向老刘。“别急,等我再酝酿酝酿!”

等了半天,见吕安都没有声响,老刘不耐的说道:“好了没有,我等的花都谢了。要不要我给你来一杯爱的卡布奇诺。”

吕安眼眶中蓄满了泪水,红着眼说道:“没有,那天我丢了十块。”同时把手中眼药水放进抽屉。

“额。”老刘半天没有开腔,似乎有些被噎住了,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斟酌了许久,开口说道:“这是个冷笑话吗?演的真不错,比一些电视里的‘小姑娘’演的好。”

“好嘛?你刚刚不仅侮辱我的人格,现在还侮辱我的演技,你……。”吕安极为气愤的说道,大有一副你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听你狡辩的模样。

老刘舒服的躺在床上,不多加理会,任凭吕安自己叫嚣,侧着头看着全是感情没有技巧的表演。

看了一会,老刘觉得有些累了,便拿起桌子上的香烟放在鼻子下,用嘴唇顶着。轻吸一口气,烟草味瞬间充满整个鼻腔,老刘不由地发出舒服的呻吟声。“舒坦。”

“你觉醒了什么天赋?”老刘懒得再看吕安那浮夸的表演,随意找了个别的话题。

吕安想也没想,脱口而出。“时间旅行者,小范围空间掌控者外加灾厄跟随者。”

老刘瞬间坐起,不可置信的看着报出一大段名头的吕安,表情顿时变的有些呆滞。就连鼻子下面用嘴唇顶着的烟掉落在床上,都没有丝毫察觉。

并且老刘的光头开始闪烁起明灭不定的光芒,看的吕安一阵恍惚。

“你这,不应该在这啊,应该去顶层的特护病房。”老刘咽了口唾沫,艰难的开口道。

“嗨,哪用这么麻烦?这里我住习惯了,觉得亲切,换个房间觉得浑身难受。”

“好家伙,你把这当旅馆呢!”老刘渐渐反应过来。“你搁着这套娃呢?哪有人觉醒这么多天赋?欺负我没有常识吗?”

“你听我给你狡辩……呸,解释。”吕安笑嘻嘻的说道。

“你说,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?你要是能说出来一二三四,我现在就下楼给买冰棍。”老刘显然是有些着急,又把糊弄过去的冰棍拿出来说事。

“好,一言为定,这次可不能赖账。”

“客官莫急,且听在下细细道来。”

“小范围空间掌控者和灾厄跟随者是一个东西,有一段时间,特别倒霉,不,是到了血霉,可能是上天觉得我的降临是个bug,想要修正。”

“楼下必被花盆砸,被水淋。树下必遇雷击,头发竖立。不看路必遇没有井盖的下水道,品尝鲜美可口的汤。好容易钓鱼陶冶一下情操,鱼钩入水没有三秒,岸上就来了个大爷……。”

“嗯,大爷这拨属实是替天行道了,时间旅行者总是真的吧!”老刘捡起掉在床上的烟,小心的放在枕头下面,做完一切抬头说道。

“那可不就是真的。被花盆砸,被不明物体冲。眼睛一闭,整个世界都黑了,往这一趟昏迷个十天半个月的,都是常事。”

“眼睛一闭一睁,十天半个月都过去了,可不就叫时间旅行者吗!”吕安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“……。”老刘顿觉天雷滚滚,海浪滔滔,仔细的再次打量一番吕安,不相信的说道。

“等等!正常人被花盆砸头不得留下点伤口什么的吗?我看你这白白净净的……嗯确实白。”

“你都说了那是正常人……”吕安见老刘不信,正想解释。

“这么看你确实不正常。”老刘评价摸着下巴评价道。

“那这么说,你没有觉醒天赋了?”老刘又加了一句。

“……”

“虽然你不是第一个人这么说的,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,但每次听到还是有些扎心。”吕安一脸郁闷的说道。

看着神情低落的吕安,老刘有些不忍,再次扯开话题。“昨天我昏迷的时候,好像隐约听到一个男孩的声音,那是你朋友?”

“那是我高中同学兼……算是大学同学的大学同学。”吕安道,摇头叹息一声。“这几天真是麻烦他了,本来我自己可以。就不让他来了,可他不肯。”

“挺好的,那说明你们同学之间关系好。”说这话时老刘的目光闪烁,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那是,我们关系一向挺好的。”吕安点点头。

“他觉醒了什么天赋?”老刘淡淡的问道。

“天使化身,听说很厉害,但我没见过他用来打过架,也不知道威力,不过倒是可以飞来飞去的。”吕安摊摊手道。

“天使化身?很厉害的天赋。”老刘眼中泛起了羡慕的光,惊叹道。

“嗨,关键是他觉醒了天赋之后,不走正路。”吕安撇了撇嘴,吐槽道。

“怎么说,都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?”老刘微愣,疑惑的问道。

“?呃不是那个意思,就是单纯的字面意思。”吕安知道老刘误会了,解释道。

“字面意思?不走正路,难道还能飞吗……我去,天使还真是能飞!”老刘有些猜测。

吕安指了指指着窗户,说道:“你看见这窗户了吗?”

老刘顺着吕安指的方向看去。“嗨,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不就是没有护栏吗?”

吕安听见老刘的话,动作一滞,点头道:“确实没有护栏,你以前来过这?”

“没有。”老刘摇摇头。

“那你怎么知道,昨天进来的时候不是昏迷了吗?”吕安也没有太多计较。“算了,不重要。”

“他最喜欢的就是从这飞进来,而且飞的时候还不看窗户关没关,虽说以他那个体型关不关都一个样!”

“但是他有没有考虑过窗户的感受,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,这几天我都感觉自己快感冒了,忽冷忽热的。”

吕安嘴巴张合,说话像连珠炮一样。

“天才……嗯,总有些怪癖,很……正常。”老刘迟疑的说道,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窗户。

“对了,你觉醒了什么天赋。”吕安指了指自己的头问道。“这怎么忽亮忽暗的。”

老刘正想说话,病房门打开,进来了几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最前面那位手中还拿着铁质的病案本。

众人进入病房的第一件事不是先看病人,而是把目光瞟向了窗户,见窗户还健在,都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接着主治医师打开病案本念道:“刘增寿,因头部光元素魔法过载而导致头脑发热,引起休克,于六月二十八号入院。”

“现在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头痛头晕的情况出现?”

“没有,医生我现在感觉我很好,您看我明天能出院吗?”老刘激动问道。光头上又开始闪烁明灭不定的光?

“老刘,别激动,千万别激动。”主治医师连忙道。

老刘的情绪慢慢缓和下来,头上的光逐渐暗淡下来。

“对就是这样,慢慢的平静下来。”

主治医师看着老刘的模样,也不敢说些重话,省的再刺激的昏厥过去。

“能告诉我为什么嘛?”主治医生语速轻缓的问道。

“我感觉好的差不多了,应该没什么问题了。”

“最好还是再留院观察几天,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异常。”主治医师停顿了片刻。“嗯,像你这个情况呢,我见过的也不少,还是保险点为好。”

老刘沉吟一会,道:“医生,有没有办法能把我身上的这个魔法去除?现在不是有魔法抑制剂吗?给我来上十盒八盒。”

“现在我真是受够了这魔法!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,越睡不着越急,头上的光越亮。”

“而我媳妇晚上睡觉又不能见光,而且还有起床气,我是成宿成宿的挨揍。”

“现在的我只能睡沙发了,要想睡床就必须把头捂得严严实实的。”

“可它这玩意它亮就算了,它还发热。”

“这次就是因为想睡床,包的太严实了,被活活热到昏厥。”

“你说,我这成天是过得什么日子。”越说越兴奋,声音愈发高亢,头上的光越发炽盛,说到最后忍不住有些哽咽。

离门口最近的一位医师默默的关上了门。作为医生,这样的情况每天都能遇见不少。

觉醒某些天赋后,过了兴奋的新奇期,接着便是无尽的苦恼。这也是为什么社会上各种天赋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原因。

“原本还想着觉醒了天赋,就能飞黄腾达,走上人生巅峰,可没想到会这样。”

“哎,终究是梦想出了轨,与生活劈了腿。老哥我懂你。”吕安拍了拍胸口,沉声说道。

老刘闻言认真的看着吕安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。“我们不一样,你是没有天赋,而我是拥有天赋,却十分苦恼,你……无法理解我的痛。”

“……。”